市管干部任职前公示公告

通化市2020-09-24 10:19:387327

根据《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规定,现对市管干部进行任职前公示 。

尚洪波,男,1963年10月生,汉族,中共党员 ,研究生学历 。曾任长春市“两委办”企事业指导部副部长(正处长级)、文秘办公室主任,长春市委宣传部(市精神文明办)综合调研处处长,长春日报社副社长,现任长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党组成员、副主席 。拟任长春市正局级领导职务。

黄德军,男,1968年7月生,汉族,中共党员,研究生学历。曾任长春市政府办公厅文教办副主任,长春市朝阳区教育局副局长(正处长级)、党委书记、局长,长春市朝阳区副区长,长春市朝阳区委常委 、宣传部部长、统战部部长,现任长春市朝阳区委副书记 。拟任长春市正局级领导职务 。

高洪洲,男,1968年3月生,汉族,中共党员,研究生学历。曾任榆树市青山乡副乡长,榆树市泗河镇党委副书记,榆树市怀家镇党委副书记、镇长,榆树市红星乡党委副书记、乡长、书记,榆树市城发乡党委书记、乡长,榆树市弓棚镇党委书记、镇长,榆树市弓棚镇党委书记、镇长(副县级),榆树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县级),现任榆树市副市长 。拟任长春市县(市)党委副职。

闫伟,男,1971年3月生,汉族,中共党员,大学学历。曾任榆树市新庄镇副镇长,榆树市五棵树镇党委副书记、人大主席,榆树市育民乡党委书记、乡长,榆树市政府党组成员、市政府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榆树市五棵树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五棵树镇党委书记、镇长,榆树市五棵树镇党委书记、人大主席,现任榆树市副市长。拟任长春市县(市)党委常委。

余鹏,男 ,1965年1月生,汉族,中共党员,研究生学历。曾任长春市委组织部研究室副主任,长春市纪律检查委员会长春市监察局综合室副主任(正处长级)、党风政风监督室副主任、办公厅副主任,现任长春市纪律检查委员会长春市监察委员会办公厅副主任。拟任长春市副局级领导职务(试用期一年)。

单淑娟 ,女,1964年6月生,汉族,中共党员,大学学历。曾任长春市人民检察院公诉一处副处长、反贪污贿赂局综合处副处长、处长,长春市纪律检查委员会长春市监察委员会第三执纪监督室副主任,现任长春市纪律检查委员会长春市监察委员会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拟任长春市副局级领导职务(试用期一年)。

康健,男 ,1973年11月生,汉族 ,中共党员,大学学历。曾任长春市纪律检查委员会长春市监察局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第三纪检监察室副主任,长春市纪律检查委员会长春市监察委员会第四执纪监督室副主任,现任长春市纪律检查委员会长春市监察委员会第四监督检查室副主任。拟任长春市副局级领导职务(试用期一年)。

李春艳,女 ,1965年5月生,汉族,中共党员,大学学历。曾任长春市人民检察院渎职侵权检察处副处长 、反贪污贿赂局侦查一处副处长、反渎职侵权局侦查处处长、反贪污贿赂局侦查二处处长,长春市纪律检查委员会长春市监察委员会第五审查调查室副主任,现任长春市纪律检查委员会长春市监察委员会第十二审查调查室副主任。拟任长春市副局级领导职务(试用期一年)。

孙忠东,男,1969年1月生,汉族,中共党员,研究生学历。曾任长春市委组织部综合干部处助理调研员、干部教育处副处长、处长,现任长春市委组织部公务员一处处长。拟任长春市副局级领导职务(试用期一年)。

刘险峰,男,1971年10月生,汉族,中共党员,研究生学历 。曾任长春市委宣传部副处级干部、正处级干部,现任长春市委宣传部办公室主任。拟任长春市副局级领导职务(试用期一年) 。

臧建平 ,男,1968年2月生,汉族,中共党员,大学学历。曾任长春市委统战部干部处助理调研员、党派工作处副处长、港澳侨联络处副处长,现任长春市委统战部港澳侨联络处处长 。拟任长春市副局级领导职务(试用期一年)。

卢长林,男,1972年5月生,满族,中共党员,大学学历 。曾任长春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党群政法编制处副处长,长春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政府编制处处长 、行政编制处处长,现任长春市委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行政编制处处长。拟任长春市副局级领导职务(试用期一年)。

孙盛锋 ,男,1978年9月生,汉族,中共党员,大学学历。曾任共青团长春市委员会干训班主任、六级职员,共青团长春市委员会县区部副调研员、副部长、部长,现任长春市委老干部局办公室主任 。拟任长春市副局级领导职务(试用期一年)。

孙迎伟,男,1973年1月生,汉族,中共党员,大学学历。曾任长春市政府办公厅综合一处副处长,长春市政府民生工作办公室综合计划处副处长、处长,长春市政府办公厅综合二处处长,现任长春市政府办公厅综合五处处长。拟任长春市副局级领导职务(试用期一年)。

任广翔,男,1972年11月生,汉族,中共党员,大学学历。曾任长春市信息中心秘书处副处长,长春市信息产业局机关党总支专职副书记,长春市工业和信息化局行政审批办公室主任、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 、大数据应用推进处处长、办公室主任,现任长春市工业和信息化局新兴产业推进处处长 。拟任长春市副局级领导职务(试用期一年)。

祖文波,男,1969年10月生,汉族,中共党员,研究生学历。曾任长春市就业服务局招工职业介绍处副处长、处长,现任长春市就业服务局副局长。拟任长春市副局级领导职务(试用期一年)。

马俊,男,1974年9月生,汉族 ,中共党员 ,大学学历。曾任长春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工程技术处副处长,长春市政府投资建设项目管理中心办公室副主任、主任 、总工程师,现任长春市政府投资建设项目管理中心副主任(正处长级)。拟任长春市副局级领导职务(试用期一年)。

杜大海,男,1974年1月生 ,汉族,中共党员,研究生学历。曾任长春市城乡建设委员会综合调研处副处长、处长,长春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党委办公室主任、人事教育处处长 ,现任长春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干部人事处处长。拟任长春市副局级领导职务(试用期一年)。

崔巍,男,1974年7月生,汉族,中共党员,大学学历。曾任长春市房产档案馆(房地产信息中心)副主任、长春市房地产交易(房产产权登记发证)中心副主任、党支部书记,长春市房产档案馆(房地产信息中心)党支部书记,长春市住房保障和房地产管理局办公室主任,长春市住房保障和房地产管理局长春新区分局局长,现任长春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长春新区分局局长 。拟任长春市副局级领导职务(试用期一年)。

王东亮,男,1975年9月生 ,汉族 ,中共党员,研究生学历 。曾任长春市政府办公厅金融办金融处副处长 ,长春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金融处副处长、处长 ,长春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长春市人民政府金融服务办公室)金融发展处处长,现任长春市金融工作办公室银行保险处处长。拟任长春市副局级领导职务(试用期一年)。

孙爽 ,女,1973年5月生,汉族 ,中共党员,研究生学历。曾任共青团长春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学校部部长、宣传部部长 、机关党支部专职副书记,长春市委政法委法学会秘书长,长春市政府办公厅正处级干部,辽源市委副秘书长(正处长级),现任长春汽车经济技术开发区党群工作部部长。拟任长春市副局级领导职务(试用期一年)。

吕莉,女,1963年1月生,汉族 ,中共党员,大学学历。曾任长春市委党校(长春市行政学院)管理教研室副主任,现任长春市委党校(长春市行政学院)教务处处长。拟任长春市副局级领导职务(试用期一年)。

刘玢 ,男,1974年2月生,汉族,中共党员,研究生学历。曾任长春电视台影视部副主任,长春广播电视台第二频道工作部主任,现任长春广播电视台新闻中心主任。拟任长春市副局级领导职务(试用期一年)。

杨勇,男,1972年12月生,汉族,中共党员,大学学历。曾任长春职业技术学院院长办公室副主任 、国际合作与交流处副处长、处长,长春职业技术学院党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正处长级),现任长春职业技术学院党委组织部部长。拟任长春市市属高校副职(试用期一年)。

李鑫,男,1968年7月生,汉族 ,中共党员,大学学历 。曾任长春市南关区市容环境卫生管理局(执法局)副局长(正处长级),长春市南关区富裕街道党工委副书记、办事处主任,长春市南关区市容环境卫生管理局(执法局)党组书记 、局长,现任长春市南关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局长。拟任长春市副区级领导职务(试用期一年)。

张鸿翼,男,1971年6月生,汉族,中共党员,研究生学历。曾任长春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事业编制处副处长、处长,长春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事业单位改革处处长,现任长春市委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事业单位改革处处长 。拟任长春市县(市)党委常委。

对上述公示对象如有不同意见,请以信函、电话、短信、网上举报等方式向市委组织部干部监督一处(举报中心)反映。反映问题要实事求是,应签署真实姓名并告知联系方式。通信地址:长春市人民大街2626号,邮编:130041 。举报电话:0431-12380,短信举报平台:13194312380,举报网站:http://www.jl12380.gov.cn/cc。

公示截止日期为2019年10月16日。

中共长春市委组织部

2019年10月10日

(张艾)  

本文地址:http://ledbacklit.net/carpet-cleaning-service-in-rohtak.aspx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热门文章

全站热门

近日,刘亦菲试镜花木兰花絮画面曝光,导演妮基卡罗晒出视频表示:“这是亦菲试镜的一个小片段。也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她昨天刚从中国飞来,由于中美之间令人精疲力竭的时差,到达后她一直都没有睡过觉。我们需要她试四场戏,其中一场有五页长的对话,且全部要通过她的第二语言(英语)来完成。试镜花费了两小时 ,紧接着她又经受了一场一个半小时的体能训练 。(可以看得出)她已经精疲力竭,但她从没请求过一次休息,反而非常专注、投入、一直保持优秀的状态。我看到了她的才华的深度、优异的体能、艺术才能和毋庸置疑的意志力。我知道我找到了一个伙伴,一个合作者,一位战士。我们太爱她了(对她太满意了)以至于我们把拍摄日期推后了六个月来对上她的档期。这是我们做过最棒的决定 。”

" title="

近日,刘亦菲试镜花木兰花絮画面曝光,导演妮基卡罗晒出视频表示:“这是亦菲试镜的一个小片段。也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她昨天刚从中国飞来,由于中美之间令人精疲力竭的时差,到达后她一直都没有睡过觉。我们需要她试四场戏,其中一场有五页长的对话,且全部要通过她的第二语言(英语)来完成。试镜花费了两小时 ,紧接着她又经受了一场一个半小时的体能训练 。(可以看得出)她已经精疲力竭,但她从没请求过一次休息,反而非常专注、投入、一直保持优秀的状态。我看到了她的才华的深度、优异的体能、艺术才能和毋庸置疑的意志力。我知道我找到了一个伙伴,一个合作者,一位战士。我们太爱她了(对她太满意了)以至于我们把拍摄日期推后了六个月来对上她的档期。这是我们做过最棒的决定 。”

">

近日,刘亦菲试镜花木兰花絮画面曝光,导演妮基卡罗晒出视频表示:“这是亦菲试镜的一个小片段。也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她昨天刚从中国飞来,由于中美之间令人精疲力竭的时差,到达后她一直都没有睡过觉。我们需要她试四场戏,其中一场有五页长的对话,且全部要通过她的第二语言(英语)来完成。试镜花费了两小时 ,紧接着她又经受了一场一个半小时的体能训练 。(可以看得出)她已经精疲力竭,但她从没请求过一次休息,反而非常专注、投入、一直保持优秀的状态。我看到了她的才华的深度、优异的体能、艺术才能和毋庸置疑的意志力。我知道我找到了一个伙伴,一个合作者,一位战士。我们太爱她了(对她太满意了)以至于我们把拍摄日期推后了六个月来对上她的档期。这是我们做过最棒的决定 。”

" src="http://n.sinaimg.cn/news/transform/200/w600h400/20180407/od51-fyvtmxc4502605.jpg">

近日,刘亦菲试镜花木兰花絮画面曝光,导演妮基卡罗晒出视频表示:“这是亦菲试镜的一个小片段。也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她昨天刚从中国飞来,由于中美之间令人精疲力竭的时差,到达后她一直都没有睡过觉。我们需要她试四场戏,其中一场有五页长的对话,且全部要通过她的第二语言(英语)来完成。试镜花费了两小时 ,紧接着她又经受了一场一个半小时的体能训练 。(可以看得出)她已经精疲力竭,但她从没请求过一次休息,反而非常专注、投入、一直保持优秀的状态。我看到了她的才华的深度、优异的体能、艺术才能和毋庸置疑的意志力。我知道我找到了一个伙伴,一个合作者,一位战士。我们太爱她了(对她太满意了)以至于我们把拍摄日期推后了六个月来对上她的档期。这是我们做过最棒的决定 。”

受限薪令影响 小S主持收入预计损失三百万酬劳-热点

  图片来源 微博截图

  作为世界三大国际电影节之一,每年戛纳电影节的开幕红毯都会吸引全世界人的目光。但近几年开始,每当戛纳开幕,除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大牌明星外,也不乏专门来蹭红毯的“十八线”女演员、微商 ,以及各种服饰造型“辣眼睛”的网红。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e149bde5d9d648e992e7d99354cf0e6a.jpeg/

  图片来源 凤凰网娱乐微博截图

  据凤凰网娱乐报道:女演员施予斐戛纳红毯赖着不走,并指出疑似有保安驱赶 。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3b84c2e119cc41e29f98a933d64090e5.jpeg/

  图片来源 施予斐微博截图

  随后,施予斐也在个人微博上对“赖着”不走事件作出了回应称:每一位走上戛纳的演员都是激动和紧张的,现场声音嘈杂,外国摄影朋友也非常热情一直在喊拍照,所以没听清现场工作人员到底说了什么,以至于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驱赶了,并表示自己不是网红。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a96bfc05e3664f8680301f15b657f56c.jpeg/

  图片来源 我们视频微博截图

  随后,新京报我们视频的记者联系到施予斐的经纪人,对方表示:施予斐是受邀出席,且在规定时间内走完红毯,网上传的信息是“有人在黑我们”。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dfecb194b09d4c999231a5e2d533bd54.jpeg/

  图片来源 凤凰网娱乐微博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e741d2756f0e48c2b0a2767398a657f7.gif/

  图片来源 微博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4cc281bc7fd4461a8e9fb6952a99fbf5.jpeg/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除了施予斐以外,另一位名叫母其弥雅的女演员也同样遭受到了网友的热议。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438f79f561a9451199c27655dfe0c954.jpeg/

  图片来源 母其弥雅微博截图

  母其弥雅在微博中称:“演员的身份是一次次打出来的,撑得起;红毯的机会是靠作品一部部争取来的,行的正;从来没有红过,平白送个‘网红’头衔,配不上。”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f5fd41bc5da84706b618a0855302866a.jpeg/

  图片来源 母其弥雅工作室

  随后,母其弥雅工作室也晒出了母其弥雅和成龙合作的电影《功夫瑜伽》的剧照,以此来打破“网红”头衔。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b0e03dcadaa94e098c7850121f167f07.jpeg/

  图片来源 母其弥雅微博

  事实上,母其弥雅在2018年就曾受邀来到戛纳电影节,此次已经是第二次踏上戛纳红毯。两次红毯都以“抱拳礼”作为招牌姿势。对于“抱拳礼”的动作设计,众网友表示非常尴尬。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4d12542de1374355bff22f4442bac23c.jpeg/

  图片来源 FashionModels微博截图

  微博名为FashionModels的时尚博主表示:戛纳开幕式红毯当然也少不了来自中国的小网红、淘宝店主和微商老板们,“戛纳红毯镀金”已经形成一条成熟的产业链了,一张门票的报价从十几万到三十几万不等。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895eb68c8ca44e23a745b2a221b5bee1.jpeg/

  图片来源 多余和毛毛姐微博

  要说此次“正儿八经”的网红当属抖音红人毛毛姐了,名为综艺小黑的剧评人在微博中对网红蹭红毯的行为做出了评价:本来是一个电影节,为啥都变成网红蹭名气的地方。被保安驱赶,真的是丢脸丢到国外了,二十万一张参观门票还挺值得的,可惜的是没有外国记者拍照,还要自带摄影师!

  除了毛毛姐外,还有很多不知名的中国网红踏上了此次戛纳电影节的红毯。她们身着奇装异服,更有甚者拿着“中国制造”字样的折扇走上红毯,令人大跌眼镜。不少网友直呼:丢脸 。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fa5f7964ab794c169c87e18b1fc9c486.jpeg/

  图片来源 微博

  现代舞蹈家、主持人金星就曾对网红蹭红毯的现象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身穿华服、觥筹交错,珠宝在镁光灯下折射出诱人的光芒,仿佛踏上红毯默念咒语 ,前方就是金光熠熠的宝藏。电影是戛纳的主角,却不是唯一主角 。其实“蹭”红毯本身没有错,错的是不遵守红毯规则。无论是明星大腕、或是网红素人,只要走在红毯上 ,都会伴随着“此时此刻我也是明星”的错觉。但如若为了“炒作”而踏上红毯,很难的得到大众的认同与尊重,每年千奇百怪的红毯着装确实令人印象深刻,但比起令人敬佩的电影作品,这种一时的热度,终将是昙花一现。

  新京报记者 于梦儿 编辑 郑艺佳 校对 付春愔


" title="

  戛纳红毯死赖不走的网红 原来是饰演延禧丫鬟的演员施予雯

  第72届戛纳电影节于当地时间5月14日正式拉开序幕。在这样一个全球瞩目的盛会上 ,却因部分“网红”风格迥异的服装,以及女演员在红毯上停留时间过长疑似被保安驱赶而引来热议。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b1bc5bf080574ac29d53156204156bd9.jpeg/

  图片来源 微博截图

  作为世界三大国际电影节之一,每年戛纳电影节的开幕红毯都会吸引全世界人的目光。但近几年开始,每当戛纳开幕,除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大牌明星外,也不乏专门来蹭红毯的“十八线”女演员、微商 ,以及各种服饰造型“辣眼睛”的网红。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e149bde5d9d648e992e7d99354cf0e6a.jpeg/

  图片来源 凤凰网娱乐微博截图

  据凤凰网娱乐报道:女演员施予斐戛纳红毯赖着不走,并指出疑似有保安驱赶 。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3b84c2e119cc41e29f98a933d64090e5.jpeg/

  图片来源 施予斐微博截图

  随后,施予斐也在个人微博上对“赖着”不走事件作出了回应称:每一位走上戛纳的演员都是激动和紧张的,现场声音嘈杂,外国摄影朋友也非常热情一直在喊拍照,所以没听清现场工作人员到底说了什么,以至于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驱赶了,并表示自己不是网红。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a96bfc05e3664f8680301f15b657f56c.jpeg/

  图片来源 我们视频微博截图

  随后,新京报我们视频的记者联系到施予斐的经纪人,对方表示:施予斐是受邀出席,且在规定时间内走完红毯,网上传的信息是“有人在黑我们”。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dfecb194b09d4c999231a5e2d533bd54.jpeg/

  图片来源 凤凰网娱乐微博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e741d2756f0e48c2b0a2767398a657f7.gif/

  图片来源 微博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4cc281bc7fd4461a8e9fb6952a99fbf5.jpeg/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除了施予斐以外,另一位名叫母其弥雅的女演员也同样遭受到了网友的热议。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438f79f561a9451199c27655dfe0c954.jpeg/

  图片来源 母其弥雅微博截图

  母其弥雅在微博中称:“演员的身份是一次次打出来的,撑得起;红毯的机会是靠作品一部部争取来的,行的正;从来没有红过,平白送个‘网红’头衔,配不上。”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f5fd41bc5da84706b618a0855302866a.jpeg/

  图片来源 母其弥雅工作室

  随后,母其弥雅工作室也晒出了母其弥雅和成龙合作的电影《功夫瑜伽》的剧照,以此来打破“网红”头衔。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b0e03dcadaa94e098c7850121f167f07.jpeg/

  图片来源 母其弥雅微博

  事实上,母其弥雅在2018年就曾受邀来到戛纳电影节,此次已经是第二次踏上戛纳红毯。两次红毯都以“抱拳礼”作为招牌姿势。对于“抱拳礼”的动作设计,众网友表示非常尴尬。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4d12542de1374355bff22f4442bac23c.jpeg/

  图片来源 FashionModels微博截图

  微博名为FashionModels的时尚博主表示:戛纳开幕式红毯当然也少不了来自中国的小网红、淘宝店主和微商老板们,“戛纳红毯镀金”已经形成一条成熟的产业链了,一张门票的报价从十几万到三十几万不等。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895eb68c8ca44e23a745b2a221b5bee1.jpeg/

  图片来源 多余和毛毛姐微博

  要说此次“正儿八经”的网红当属抖音红人毛毛姐了,名为综艺小黑的剧评人在微博中对网红蹭红毯的行为做出了评价:本来是一个电影节,为啥都变成网红蹭名气的地方。被保安驱赶,真的是丢脸丢到国外了,二十万一张参观门票还挺值得的,可惜的是没有外国记者拍照,还要自带摄影师!

  除了毛毛姐外,还有很多不知名的中国网红踏上了此次戛纳电影节的红毯。她们身着奇装异服,更有甚者拿着“中国制造”字样的折扇走上红毯,令人大跌眼镜。不少网友直呼:丢脸 。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fa5f7964ab794c169c87e18b1fc9c486.jpeg/

  图片来源 微博

  现代舞蹈家、主持人金星就曾对网红蹭红毯的现象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身穿华服、觥筹交错,珠宝在镁光灯下折射出诱人的光芒,仿佛踏上红毯默念咒语 ,前方就是金光熠熠的宝藏。电影是戛纳的主角,却不是唯一主角 。其实“蹭”红毯本身没有错,错的是不遵守红毯规则。无论是明星大腕、或是网红素人,只要走在红毯上 ,都会伴随着“此时此刻我也是明星”的错觉。但如若为了“炒作”而踏上红毯,很难的得到大众的认同与尊重,每年千奇百怪的红毯着装确实令人印象深刻,但比起令人敬佩的电影作品,这种一时的热度,终将是昙花一现。

  新京报记者 于梦儿 编辑 郑艺佳 校对 付春愔


">

  图片来源 微博截图

  作为世界三大国际电影节之一,每年戛纳电影节的开幕红毯都会吸引全世界人的目光。但近几年开始,每当戛纳开幕,除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大牌明星外,也不乏专门来蹭红毯的“十八线”女演员、微商 ,以及各种服饰造型“辣眼睛”的网红。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e149bde5d9d648e992e7d99354cf0e6a.jpeg/

  图片来源 凤凰网娱乐微博截图

  据凤凰网娱乐报道:女演员施予斐戛纳红毯赖着不走,并指出疑似有保安驱赶 。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3b84c2e119cc41e29f98a933d64090e5.jpeg/

  图片来源 施予斐微博截图

  随后,施予斐也在个人微博上对“赖着”不走事件作出了回应称:每一位走上戛纳的演员都是激动和紧张的,现场声音嘈杂,外国摄影朋友也非常热情一直在喊拍照,所以没听清现场工作人员到底说了什么,以至于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驱赶了,并表示自己不是网红。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a96bfc05e3664f8680301f15b657f56c.jpeg/

  图片来源 我们视频微博截图

  随后,新京报我们视频的记者联系到施予斐的经纪人,对方表示:施予斐是受邀出席,且在规定时间内走完红毯,网上传的信息是“有人在黑我们”。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dfecb194b09d4c999231a5e2d533bd54.jpeg/

  图片来源 凤凰网娱乐微博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e741d2756f0e48c2b0a2767398a657f7.gif/

  图片来源 微博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4cc281bc7fd4461a8e9fb6952a99fbf5.jpeg/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除了施予斐以外,另一位名叫母其弥雅的女演员也同样遭受到了网友的热议。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438f79f561a9451199c27655dfe0c954.jpeg/

  图片来源 母其弥雅微博截图

  母其弥雅在微博中称:“演员的身份是一次次打出来的,撑得起;红毯的机会是靠作品一部部争取来的,行的正;从来没有红过,平白送个‘网红’头衔,配不上。”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f5fd41bc5da84706b618a0855302866a.jpeg/

  图片来源 母其弥雅工作室

  随后,母其弥雅工作室也晒出了母其弥雅和成龙合作的电影《功夫瑜伽》的剧照,以此来打破“网红”头衔。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b0e03dcadaa94e098c7850121f167f07.jpeg/

  图片来源 母其弥雅微博

  事实上,母其弥雅在2018年就曾受邀来到戛纳电影节,此次已经是第二次踏上戛纳红毯。两次红毯都以“抱拳礼”作为招牌姿势。对于“抱拳礼”的动作设计,众网友表示非常尴尬。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4d12542de1374355bff22f4442bac23c.jpeg/

  图片来源 FashionModels微博截图

  微博名为FashionModels的时尚博主表示:戛纳开幕式红毯当然也少不了来自中国的小网红、淘宝店主和微商老板们,“戛纳红毯镀金”已经形成一条成熟的产业链了,一张门票的报价从十几万到三十几万不等。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895eb68c8ca44e23a745b2a221b5bee1.jpeg/

  图片来源 多余和毛毛姐微博

  要说此次“正儿八经”的网红当属抖音红人毛毛姐了,名为综艺小黑的剧评人在微博中对网红蹭红毯的行为做出了评价:本来是一个电影节,为啥都变成网红蹭名气的地方。被保安驱赶,真的是丢脸丢到国外了,二十万一张参观门票还挺值得的,可惜的是没有外国记者拍照,还要自带摄影师!

  除了毛毛姐外,还有很多不知名的中国网红踏上了此次戛纳电影节的红毯。她们身着奇装异服,更有甚者拿着“中国制造”字样的折扇走上红毯,令人大跌眼镜。不少网友直呼:丢脸 。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fa5f7964ab794c169c87e18b1fc9c486.jpeg/

  图片来源 微博

  现代舞蹈家、主持人金星就曾对网红蹭红毯的现象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身穿华服、觥筹交错,珠宝在镁光灯下折射出诱人的光芒,仿佛踏上红毯默念咒语 ,前方就是金光熠熠的宝藏。电影是戛纳的主角,却不是唯一主角 。其实“蹭”红毯本身没有错,错的是不遵守红毯规则。无论是明星大腕、或是网红素人,只要走在红毯上 ,都会伴随着“此时此刻我也是明星”的错觉。但如若为了“炒作”而踏上红毯,很难的得到大众的认同与尊重,每年千奇百怪的红毯着装确实令人印象深刻,但比起令人敬佩的电影作品,这种一时的热度,终将是昙花一现。

  新京报记者 于梦儿 编辑 郑艺佳 校对 付春愔


" src="http://n.sinaimg.cn/news/1_img/vcg/7b577cec/107/w1024h683/20180822/ketJ-hhzsnea7135287.jpg">

  戛纳红毯死赖不走的网红 原来是饰演延禧丫鬟的演员施予雯

  第72届戛纳电影节于当地时间5月14日正式拉开序幕。在这样一个全球瞩目的盛会上 ,却因部分“网红”风格迥异的服装,以及女演员在红毯上停留时间过长疑似被保安驱赶而引来热议。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b1bc5bf080574ac29d53156204156bd9.jpeg/

  图片来源 微博截图

  作为世界三大国际电影节之一,每年戛纳电影节的开幕红毯都会吸引全世界人的目光。但近几年开始,每当戛纳开幕,除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大牌明星外,也不乏专门来蹭红毯的“十八线”女演员、微商 ,以及各种服饰造型“辣眼睛”的网红。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e149bde5d9d648e992e7d99354cf0e6a.jpeg/

  图片来源 凤凰网娱乐微博截图

  据凤凰网娱乐报道:女演员施予斐戛纳红毯赖着不走,并指出疑似有保安驱赶 。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3b84c2e119cc41e29f98a933d64090e5.jpeg/

  图片来源 施予斐微博截图

  随后,施予斐也在个人微博上对“赖着”不走事件作出了回应称:每一位走上戛纳的演员都是激动和紧张的,现场声音嘈杂,外国摄影朋友也非常热情一直在喊拍照,所以没听清现场工作人员到底说了什么,以至于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驱赶了,并表示自己不是网红。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a96bfc05e3664f8680301f15b657f56c.jpeg/

  图片来源 我们视频微博截图

  随后,新京报我们视频的记者联系到施予斐的经纪人,对方表示:施予斐是受邀出席,且在规定时间内走完红毯,网上传的信息是“有人在黑我们”。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dfecb194b09d4c999231a5e2d533bd54.jpeg/

  图片来源 凤凰网娱乐微博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e741d2756f0e48c2b0a2767398a657f7.gif/

  图片来源 微博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4cc281bc7fd4461a8e9fb6952a99fbf5.jpeg/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除了施予斐以外,另一位名叫母其弥雅的女演员也同样遭受到了网友的热议。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438f79f561a9451199c27655dfe0c954.jpeg/

  图片来源 母其弥雅微博截图

  母其弥雅在微博中称:“演员的身份是一次次打出来的,撑得起;红毯的机会是靠作品一部部争取来的,行的正;从来没有红过,平白送个‘网红’头衔,配不上。”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f5fd41bc5da84706b618a0855302866a.jpeg/

  图片来源 母其弥雅工作室

  随后,母其弥雅工作室也晒出了母其弥雅和成龙合作的电影《功夫瑜伽》的剧照,以此来打破“网红”头衔。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b0e03dcadaa94e098c7850121f167f07.jpeg/

  图片来源 母其弥雅微博

  事实上,母其弥雅在2018年就曾受邀来到戛纳电影节,此次已经是第二次踏上戛纳红毯。两次红毯都以“抱拳礼”作为招牌姿势。对于“抱拳礼”的动作设计,众网友表示非常尴尬。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4d12542de1374355bff22f4442bac23c.jpeg/

  图片来源 FashionModels微博截图

  微博名为FashionModels的时尚博主表示:戛纳开幕式红毯当然也少不了来自中国的小网红、淘宝店主和微商老板们,“戛纳红毯镀金”已经形成一条成熟的产业链了,一张门票的报价从十几万到三十几万不等。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895eb68c8ca44e23a745b2a221b5bee1.jpeg/

  图片来源 多余和毛毛姐微博

  要说此次“正儿八经”的网红当属抖音红人毛毛姐了,名为综艺小黑的剧评人在微博中对网红蹭红毯的行为做出了评价:本来是一个电影节,为啥都变成网红蹭名气的地方。被保安驱赶,真的是丢脸丢到国外了,二十万一张参观门票还挺值得的,可惜的是没有外国记者拍照,还要自带摄影师!

  除了毛毛姐外,还有很多不知名的中国网红踏上了此次戛纳电影节的红毯。她们身着奇装异服,更有甚者拿着“中国制造”字样的折扇走上红毯,令人大跌眼镜。不少网友直呼:丢脸 。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516/fa5f7964ab794c169c87e18b1fc9c486.jpeg/

  图片来源 微博

  现代舞蹈家、主持人金星就曾对网红蹭红毯的现象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身穿华服、觥筹交错,珠宝在镁光灯下折射出诱人的光芒,仿佛踏上红毯默念咒语 ,前方就是金光熠熠的宝藏。电影是戛纳的主角,却不是唯一主角 。其实“蹭”红毯本身没有错,错的是不遵守红毯规则。无论是明星大腕、或是网红素人,只要走在红毯上 ,都会伴随着“此时此刻我也是明星”的错觉。但如若为了“炒作”而踏上红毯,很难的得到大众的认同与尊重,每年千奇百怪的红毯着装确实令人印象深刻,但比起令人敬佩的电影作品,这种一时的热度,终将是昙花一现。

  新京报记者 于梦儿 编辑 郑艺佳 校对 付春愔